Home News & Events
News & Events
iProA 等13個ICT業界團體與香港高登、鍵盤戰士、二次創作權關注組等向政府代表反映對版權條例諮詢的意見

 

 

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於七月十一日發表戲仿作品公眾諮詢文件,13個ICT專業團體特別於2013年9月12日下午舉辦研討會向政府代表反映業界及網民的觀點。業界代表及網民均認為政府需要建立一個既能尊重版權持有者的利益,又能保障網民言論自由的方案。不少與會者認為,一個能融合豁免所有刑責、並在某些特定公平處理範疇中豁免民責及刑責的方案是較容易得到普遍市民的接受而如果能夠有一個中介組織去處理版權事宜可能會更理想。網民及律師代表均認為政府應該要就「戲仿/諷刺/滑稽/模仿」、「商業損失」、「分發」、「公平處理」等概念立下更清晰的定義,方便市民討論。

 

出席是次研討會會的政府代表為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首席助理秘書長蘇貝茜女士及知識產權署助理署長彭淑芬女士。研討會主持人互聯網專業協會(iProA)會長洪為民博士在總結時說:「從是次研討會的理性討論,看到網民及業界的意見似乎未有衝突,大家都尊重知識產權,只是政府所提的三個方案各有好壞,需互補長短,當中有些概念需要更清楚定義。至於今次諮詢是如何回應2011年諮詢所出現的分歧,則在尚待查證。」他期望政府代表能回應業界及網民朋友的不同疑問,加上不少業界關心的「安全港」(賦予轄免平台服務供應商責任)今次未有再向市民諮詢,期望政府在下一輪諮詢時可以多加著墨。

 

網上服務供應商聯盟主席林祖舜先生說:「根據香港高登的調查,超過五成的網民認為政府所提出的三個案皆不可取,這可能與三個方案皆有不足及網民不信任政府有關。尤其是第一個方案並沒有把刑責成分豁免,網民會擔心執法機構有機會繞過版權持有人去控告網民。加上諮詢文件中『損害性分發』及『商業活動』的定義並不清晰,網民很難有信心支持相關的方案。」

 

熟悉資訊科技的陳曉峰律師表示:「知識產權並不是絕對的權利。而且,二次創作的版權誰屬尚有討論空間,而政府可就這一方面多作研究及諮詢。。其實,我們也應該退一步去想為什麼要立法豁免。既然政府有不少律師資源,那應先就『戲仿』、『商業損害』、『公平處理』等概念立下更清晰及明確的定義,否則市民難以繼續討論。期望政府未來所提的草案會有更清楚及更易明的定義。」

 

鍵盤戰士發言人陸冠宇先生認為:「政府在版權條例諮詢文件中所舉的例子未及具體,例如如何是『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失』-是否當數額大過零的時候便會被視為『超乎輕微』?市民的關注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的的確確過往有市民因為1.5元的微細數額因而被追究法律責任。故此,網民擔心會容易墮入法網,有關當局方面實在需要清楚解釋。」二次創作權關注組代表胡千秋補充:「事實上,二次創作的作品已經和原本作品有不少分別。」他希望香港能夠成立一個類似英國夏維格教授所提倡的『公共版權處理中心』,方便市民登記自己的二次創作,同時又可保障版權持有人的權益,不失為一個解決方法。

國際創意及科技總會常務副會長馮德聰先生指出:「不少欠缺法律專業知識的業界人士十分擔心是次諮詢未有再提及有關服務供應商(如討論網站、網頁寄存服務、印刷公司等)的安全港問題,他們普遍擔心,倘若沒有免責條文,便要花上大量資源處理及應付不同的調查,導致經營困難。」他期望是次版權諮詢並非一個終結,而日後能就此點有更深入的討論。

有與會代表表示不少創作都是由臨摹開始,例如大學生撰寫論文的時候也會引用過往相關的研究。他們認為版權持有者不應濫用抄襲一詞而去剝削市民的創意;相反,版權持有者應持有開放的態度,共同創造一個開放平台供年輕人發揮創意及研發新的應用,當中安卓(Android)手機平台及光纖應用就是當中的好例子。亦有意見認為科技發展一日千里,法例應該如時並進。事實上,法例是主流民意的滯後反映;故此業界希望政府能夠可以加快諮詢步伐,求同存異,尋求一個社會大眾都能接受的方案。

出席是次研討會的業界人士亦包括:香港電腦商會主席余華強先生、香港軟件行業協會副會長容啓泰先生、香港資訊科技聯會副會長陳恆先生、首選香港創新科技主席李德豪博士、香港青聯科技協會副主席陳龍盛先生、資訊及軟件業商會王志強先生及英國電腦學會香港分會前主席李煥明博士等。

 

是次聯合主辦單位包括: 互聯網專業協會、香港電腦商會、國際創意及科技總會、香港資訊科技聯會、香港軟件行業協會、首選香港創新科技、科薈研究中心、香港青聯科技協會、香港IT人協會、資訊及軟件業商會、網上服務供應商聯盟。支持單位包括: 國際信息系統審計協會中國香港分會、英國電腦學會香港分會。

 

Attachments:
Download this file (20131114 Response to Parody Treatment.pdf)20131114 Response to Parody Treatment.pdf[Joint Response to the public consultation on treatment of parody under copyright regime by local ICT Associations]126 Kb
 
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

互聯網專業協會副會長洪文正

刊於2013年9月24日信報

 


今年政府就「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諮詢公眾,以確保版權制度繼續在版權擁有人與使用者和廣大市民的合法權益之間取得平衡。諮詢文件提出了三個建議方案,期望充分照顧到現實的情況,保護版權的同時能維護網上的創作及言論自由,達至雙羸局面。在版權制度下如何處理戲仿作品,社會上有廣泛而不同的意見,而海外國家亦有最新討論和發展。

隨着時代改變,「版權」及「分享」的定義由以往可能只限於紙張影印,變成現在社交媒體分享,無遠弗屆。大部分網民代表反對立法,擔心言論空間一旦被收窄,創作自由將會被扼殺,更可能因為「惡搞」任何圖片或歌曲,而誤墮法網,甚至負上刑責。大家都應尊重知識產權;然而,當創作空間受干擾,而網民未必有能力應付版權訴訟的費用,我們必須正視問題。

政府諮詢三個方案 

我們注意到,本地傳媒和部分市民有時會把「二次創作」(Secondary Creation)一詞與「戲仿作品」(Parody)交互使用。這詞語並非版權法學的常用詞語,而且較「戲仿作品」的涵蓋範圍廣闊得多。事實上,「二次創作」一詞十分籠統,涵蓋範圍廣泛,包括純粹改編或修改版權作品。因此,諮詢的題目是戲仿作品,而非「二次創作」。戲仿作品的特點包括誇張、滑稽等,利用仿效某作家或作品的風格,故意誇張,以營造滑稽的效果,引人注目。

利用現有作品,以戲仿的形式作表達並非新事。這類作品的主要特色是加入了仿效的元素或包含原版權作品的若干元素。這種做法會否構成侵犯版權,須視乎每宗個案的情況而定。

科技日新月異,市民更容易透過改動現有版權作品,就時事表達意見和作出評論,再經由互聯網發布。故當中要取得平衡的最大關鍵在於闡明戲仿作品的定義和其市場定位。現今版權制度恐將屬二次創作的戲仿作品納入規管範圍的問題最令網民憂心,故政府於諮詢文件詳列了三個方案,分別為:

方案一:澄清現時《版權條例》(第528章)的相關刑責條文;

方案二:為戲仿作品提供刑事豁免;以及

方案三:為戲仿作品提供公平處理的版權豁免。

上述三個由政府提出的方案各有長短好壞,可互補不足,故我們可採用三案共行的方法。然而,當中仍有不足之處,例如對戲仿作品、「澄清」和「公平」等主觀的定義字眼含混,未有明確予網民保障,界線不明恐令網民誤墜法網,故大可參考外國「戲仿」作品豁免的做法。

要在法律條文中,為「戲仿」下定義有相當難度,可參考普通法國家如澳洲、加拿大及英國,戲仿作品刑事豁免;重申當局明白網民的關注,希望透過諮詢,凝聚社會主流意見,從而設立法律框架,釋除公眾疑慮。其次由於互聯網的出現,「版權」的觀念亦已大有不同,政府若不與時並進,審視「版權」的覆蓋範圍,不但會扼殺香港引以為榮的表達自由,同時錯綜複雜的條例亦會妨礙商機,對版權持有人百害而無一利。

界線不明 易墜法網

若想邁上兩者兼顧的康莊大道,首先要先釐定上述三個方案的界線,顯示政府欲保障網上創作自由的誠意,消除網民的憂慮。其次,在界定何謂「戲仿作品」時應有明確準則,以相關案例支持,同時更可考慮成立專責小組或機構去評定以確立公信力。

另外,「戲仿作品」是否受法例保障,應以發布目的性質作衡量而非以「損害性分發」一詞作考慮因素,因為:一、「戲仿作品」多不能取代原創作品市場地位;二、網上發布方式與傳統分發方式大相逕庭,網上發布方式的受眾一般較廣,且多不涉及金錢利益,以此相比並不公平。最後一點,其實網民大多贊同應訂立版權條例保障創作市場,打擊侵權的不法之徒,只是在監管戲仿作品時應積極採取刑事豁免,訴諸民責,避免出現政府機構繞過版權持有人作出調查及指控等干預市場的情況,使網民安心。

總括而言,除政府提出的三個方案和上述建議,亦有其他可取辦法,如第四個方案:成立公眾登記中心,讓公眾登記戲仿作品,為「戲仿作品」提供安全港;此外,應清楚界定「戲仿作品」的定義,加上相關案例作支持,以釋除公眾疑慮。相信同時兼用第二、三個方案及成立公眾登記中心,三法並行更能在保護版權和維護網上創作自由之間取得平衡。
 
以民為壑,亡國不遠

互聯網專業協會會長洪為民

刊於2013年9月2日星島日報

 


社會及產業的良好發展,企業、政府、業界團體的相互配合本應是天衣無縫的合作。如果官員只會官僚咀臉,下下搞出無謂的小動作,業界人士只怕會敬而遠之,需知道,業界組織和政府合作做項目,是基於崇高的理想和想幫業界做點事,而不是從那區區撥款裡面撈油水。事實上,沒有民眾支持的政府,又能走得多遠?

無理指引窒礙業界發展

本來政府與業界之間應該存有互信,可是近年某些政府投標中,加上搞出一埋無謂小動作,以為增加政府公信力,可是適得其反,惹人討厭。

就以撥款非認可開支為例,拿公帑去豪飲豪食固然不應該,但是某部門近年的指引是不容許場地支出及午膳津貼,就似乎矯枉過正。難道搞一個業界活動是不用場地開支嗎?給全日活動的義工午膳津貼很過份嗎? 如此的窒礙業界發展兼無理的指引要求,有存在的必要嗎?

無聊要求 浪費資源

不僅這,有政府部門竟然要求業界團體呈交非認可開支的單據,筆者實在不明白為何連服務、場地禮品贊助也要需要呈交單據證明去證明贊助費用。贊助商沒有責任向政府做詳細交代吧? 坦白說,找朋友「拍膊頭」送出一些物質贊助已經是一份難事,還要麻煩贊助單位提供交單據證明贊助現金值,如此無聊要求,浪費行政資源的官僚做法,業界不會歡迎,實在需要檢討 。

不少政府搬款,都是要求受惠機構自行招標專業核數師做項目核數,對於一個少於50萬的項目來計算,核數開支以少於1萬元為限。不知為何負責我們資訊科技業界的政府部門改變一向做法,要由大會指定核數師核數,由以往簡單地呈交開支細明表給核數師工作,變成團體要先找會計同事或核數師準備不同的報表去應付政府要求,別以為新增工作會增加政府的公信力,重複的會計工作只會浪費資源。令人痛心的是,負責我們業界的政府官員並沒有如非其他政府部門撥款般的向業界擺出友善態度協助,該些魔鬼細節及步驟,業界義工疲於應付大量報告之餘,稍不留神,分分鐘有機會誤墮法網,個人一生清譽就此賠上,實在令人惋惜。

難道政府官員太習慣做事架床疊屋? 明明簡簡單單的步驟,硬要把它複雜化來為難為業界團體? 他們以為把步驟複雜化就能解決問題吧? 只怕政府在政治化的社會愈膽小,和行業的鴻溝愈大,愈想累積民望,愈得不到想要的效果,以民為壑,亡國不遠。

 
《香港電腦通訊節2013》展會速遞

                                                                                               

                                                                     This Event is Supported by iProA

 

 
「香港資訊科技界人才​發展」研討會 (8月23日)
 
This Event is Supported by iProA
 
敬啟者:
邀請參加「香港資訊科技界人才發展」研討會

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莫乃光議員及多個資訊科技界團體將於 8月23日(五)舉辦一場題為「香港資訊科技界人才發展」的研討會,邀請學界、企業、行業組織等代表分享見解,探討香港IT界人才發展,集思廣益。誠邀  貴會會員參加,詳情如下: 

 

Inline images 1

日期:2013年8月23日(五)

時間:下午2時30分 - 5時30分

地點:香港城市大學學術樓四樓 LT-11

語言:廣東話

歡迎業界及公眾免費參加。網上登記:http://tinyurl.com/ITmanpower

附件為活動宣傳單張,敬請代為轉寄予 貴會會員宣傳。

如有查詢,歡迎致電 3758 2616,謝謝!

 
«StartPrev12345678910NextEnd»

Page 6 of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