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News & Events
News & Events
「數碼21策略」五大欠缺

「數碼21策略」五大欠缺

 

互聯網專業協會會長洪為民博士

刊於2013年11月26日信報


政府2013年9月開始「數碼21策略」的諮詢,這是政府第四份「數碼21策略」。資訊科技業界對於是次諮詢感到非常失望,認為這份「交功課」式的文件再次顯示政府未能從思想上重視資訊科技在現代城市競爭力的重要性,不但缺乏長遠目光,也有五大欠缺:

一、缺乏清晰願景,難以知道五年後的香港應該要有什麼才叫做「智慧型城市」;

二、缺乏具體目標(KPI)及與鄰近經濟體比較的指標,不知道推動力在哪裏;

三、缺乏明確措施鼓勵本地科研及發展;

四、在採購政策上,對業界爭取多年的支持本地創新科技訴求缺乏回應;

五、缺乏對重要科技趨勢,如流動付款、網絡保安、模擬科技等多作介紹。

 

看到鄰近地區的新加坡「智慧國」、台灣的「智慧台灣」,甚至斯里蘭卡的「e斯里蘭卡」,究竟香港所謂「智慧城市智優生活」的「數碼21策略」,如何改善市民的生活?缺乏「營養」和產業導向誘因的政策,只會令香港在數碼經濟中繼續營養不良,難以「發圍」。

 

在產業推動方面,新加坡有創新租稅獎勵措施、創新補助措施、GET-Up計劃;中國有國家大學科技園十二五綱要、寬頻中國.光網城市工程、國家智財事業發展十二五規劃、高技術產業化重點領域指南等;南韓方面有六大「新市場創造型」未來產業先導技術、綠色成長七大行動方案;日本有日本再生基本戰略、國家策略計劃、產業總研創新學校、中小企業事業繼承支援措施等。

 

四小龍中,新加坡在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的「全球競爭力報告」中排名最高,佔第2位,其次是第7位的香港、第12位的台灣和第25位的南韓;香港在基本條件排世界第2位,新加坡則排第1位;香港在創新方面,在四小龍榜末,排23位,台灣排第8、新加坡排第9,南韓排17;香港營商頭三個問題為缺乏創新能力、政府科層欠效率、政治不穩定。

 

要提升香港的競爭力,必須在創新方面多下工夫,並對高等教育及持續進修方面多加投入;其次就是檢討政府科層效率及改善政治穩定性,以吸引外商投資,增加香港的吸引力。因此,我們的科技政策應在創新科技及教育兩大範疇多下工夫,做到產業及人才多元化,否則無法在創意經濟突圍。

故此,我們認為一個真正的數碼策略,首先必須認識到科技的策略性價值,並且是香港整體發展策略中重要的一環。數碼策略必須配合並且促進香港各行各業的發展,提升香港企業,尤其是中小企的競爭力。策略還必須釐清「官、產、學、研」各自的角色,了解政府可以做些什麼、應該做些什麼;積極進取,帶領和促進發展,創造一個鼓勵自主創新的氛圍;同時要在可能的範圍內訂出可以量度的目標,以及各持份者的分工及責任。

策略還必須訂出達標的時間表和路線圖,以及推廣、宣傳和公眾教育的計劃。這樣才能凝聚社會共識,又可以實際操作,達到促進行業發展,便利服務市民,提升整體競爭力,帶領城市向前的目標。

 

我們認為香港的數碼策略應該達到以下目標:

一、從小學開始發掘及培養科技人才,並向有潛質的人才給予更多支援;

二、在未來一年起動「第四個資訊科技教育策略」,開展科技及創意教育策略藍圖,並在所有政府及津校全校所有地方提供Wi-fi覆蓋,以支援電子學習趨勢;

三、政府資訊科技採購的開支中,預留10%優先購買本地研發科研,並豁免過去相關經驗要求;

四、增加科研投入,目標至2014年的GDP 1%,並於未來五年達到GDP的2.5%,與四小龍看齊;

五、增加「科技轉移」,為UGC撥款及大學教授升級的其中一個考慮條件;

六、在所有政府公共地方及交通設施,提供免費又優質穩定的Wi-fi(例如機場、港鐵站等)予遊客及市民使用,以補足現時全港少於10000個不夠穩定的Wi-Fi熱點的不足;

七、把科技策略提升至行政長官辦公室層次,於2015年前成立科技政策委員會,並由行政長官擔任主席,委員會必須具有財政使用權及政策擬定權力;

八、政府在每年的ICT及科研,投入相對政府周年開支須有清楚的目標。

 

在香港科技發展已經大大落後於鄰近地區的時候,我們的政府還沾沾自喜,鼠目寸光,把世界競爭力排名第七作為業績的官員,早就應該下台。為什麼香港不能做第一?如果香港還是遵照這次「數碼21策略」諮詢的方向發展,將再一次、也許是最後一次喪失提升香港競爭力、實現可持續發展的機會,實在是令人痛心!希望特區政府能夠及早醒覺!

 
智慧城市未領先 政府如何能卓越

互聯網專業協會會長洪為民博士

刊於2013年11月22日星島日報


 

最近政府就數碼廿一資訊科技政策諮詢,希望做到「智慧香港 智優生活」。參考愛沙尼亞的經驗,香港在智慧城市及管治未算領先,實在容易在知識型經濟浪潮中,被其他經濟體迎頭趕上,錯失優勢!

 

愛沙尼亞八成人上網 

互聯網專業協會最近邀請了愛沙尼亞的國家資源及通訊顧問來港和業界分享,這個比香港大、人口一百三十多萬的國家,應用數碼身分(eID) 技術,令九成九的銀行交易已是在網上進行,八成市民已經有上網,其中二成五市民利用電子渠道投選國會。愛沙尼亞已有一百三十五萬電子簽名正在使用,九成的學校、學生、家長及老師通過e-Estonia連繫起來。其政府也應用了流動數碼身分(mobile ID)技術在泊車系統、巡邏系統及邊境系統上,令它成為受民眾所「愛」的「智慧國」。

 

參考愛沙尼亞的政府電子化經驗,它由○○年開始把國會電子化,之後更開發X-road基建作電子服務的數碼交換層,令其國內不同的組織、政府部門、企業及市民可以安全地利用X-road來交換及接觸公共資料。例如保險公司可以將保險資料給當局的健康保險基金。

 

此外,人口登記、稅務、海關、社會保障、汽車登記等公共服務也可以通過X-road做到。市民可以通過eID網站知道自己要繳交多少稅

 

款、收到多少張告票,甚至成績表、健康記錄也可以一目了然。例如,一家新成立公司註冊只需要八分鐘就可以登記,企業的周年報表也通過網上會計系統呈交。不知道香港何時能提供真正的一站式服務,而非不同部門各自為政!

 

創業者免入息稅優惠 

在人才培訓方面,愛沙尼亞從去年已開展「ProgeTiiger」項目,讓七至十九歲的兒童及青少年接受編程教育,因此其新一代在資訊科技素養上比鄰近其他已發展國家有更出色的表現。

 

此外,由當地知名環球企業Skype贊助的「Study IT in .ee」的獎學金計畫,能吸引人才及優秀企業家到該國創業,宣揚這個歐洲創業率最高的創新創業精神,培養無懼、野心勃勃的企業家,為社會帶來生機。

在推廣科技及創新企業發展方面,愛沙尼亞設立了能力中心把研究與商業世界配接、國家SmartCap創投基金、國家新創產業推動計畫、企業孵化器及加速器,創業者的再投資利潤更獲免入息稅優惠,鼓勵利潤再投入。筆者相信香港在科培計畫之外,還應設立「加速器」計畫,培育有潛質的企業成長。

 

展望未來,愛沙尼亞的公共服務更以用家為本,並利用數碼分析工具提高管治服務水平,鼓勵更多企業的ICT投入及電子商務。事實上,X-road更衝出愛莎尼亞,為芬蘭服務。

 

希望香港政府真心考慮市民、業界及人才的訴求,別再口惠而實不至,解放思想,看清方向,決心應用科技增加管治效能及城市發展,展示智慧!


 
真正「智慧香港」的科技政策在哪裡?

互聯網專業協會常務理事黃麗芳

刊於2013年11月14日星島日報

 


最近政府就數碼21資訊科技政策進行諮詢,今年的主題是「智慧香港,智優生活」,和新加坡的「智慧國」及台灣的「智慧台灣」,異曲同工之妙。但是由於香港欠缺科技政策,我們的科技政策又豈能在資訊科技基建層次、做到智慧城市呢?

 

香港的「創新及科技督導委員會」是由財政司長任主席,而「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諮詢委員會」則是由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任主席,兩個委員會的職責均不是制定科技政策,也不具撥款功能,功能成疑。

 

新加坡的「研究、創新與創業理事會」 (RIE Council),由總理李顯龍領導,其 RIE 2015將計劃撥款約127億美元推動當地的研究、創新與創業,期望研發經費佔其GDP 3.5%。其 IN (智慧國 )2015政策,計畫興建下一代國家網路和覆蓋全國的無線熱點,目標是成為「無縫連接」國家。

 

台灣的科技政策是由行政院主導,並由科學技術基本法、產業創新條例、「智慧台灣」等政策去支援創新科技及智慧城市發展,台灣的科研投入約69億美元,佔GDP 2.45%。南韓有 U-IT 389 、科學技術基本法、培育科學與工程人員以強化國家科學競爭力特別條例去支援其創新及智慧國家目標,其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乃最高機構,韓國有立法對其創新科技有優先豁免。韓國的科研投入約160億美元,佔GDP 2.64%。星、台、韓強調知識資本對未來經濟發展的重要性,並作既長期又穩定之科技投入。香港的科研投入只約17億美元佔GDP 0.72%,遠遠低於其他三小龍。

 

「智慧國2015」 及「智慧台灣」擁有清晰的創值及工作目標,可見當地政府發展下一代通訊及資訊科技願境。諮詢中的「數碼21」政策除了人才部份比較清晰外,其他都是似有還無的口號式目標,很難看到相關政策局的雄心壯志,這可能是執行部門根本不具批款及高層次政策決定權有效。

 

我們希望香港的「數碼21政策」還應達至以下具體目標:

1.在未來一年起動「第四個資訊科技教育策略」及開展科技及創意教育策略藍圖

2.政府資訊科技採購開支中,預留10%優先購買本地研發科研,並得到過去相關經驗要求豁免

3.增加科研投入,目標至2014年的GDP 1%,並在未來5年達到GDP的2.5%

4.增加「科技轉移」為UGC 撥款其中一個考慮條件

5.將科技策略提升至行政長官辦公室層次,成立在2015年前成立科技政策委員會,並由行政長官擔任主席,委員會必須具有財政使用權及政策擬定權力

 

科技政策不是一個生活層次的政策,而是具戰略高度,利用科技提升香港核心競爭力,市民也可以利用科技創富,締造一個更均富的「智慧香港」。

 
政府應帶頭推行創新科技

互聯網專業協會副會長洪文正

刊於2013年11月5日信報

 


香港政府於本年9月開始第4份數碼21策略的諮詢。筆者認為是次諮詢之內容,缺乏長遠目光,未能審時度勢,把握目前的機遇,從根本上推動香港資訊科技發展,從而提升香港的核心競爭力,使之成為一項可持續發展的工業。現時,香港的科技發展已經大大落後於各如歐美等發達國家。

鼓勵創新 吸引投資 

業界普遍都認為,推動科技發展,可以提升香港的整體競爭力,而政府對此有着重要的角色。政府應從多方面入手帶領社會及業界更重視科技創新,並應用更多科技服務,包括基礎建設、培育人才、鼓勵創新、吸引投資等。

科技創新是一項高風險而且需要一段長投資期,但是高回報的投資。在缺乏政府的鼓勵和引導下,單靠以中小企為主的商界,要吸引企業投資是十分困難的。因此,政府一定要帶頭投資科技基建,採購本地科技產品,以及實施一系列政策以吸引投資者,特別是一些能夠在港創造高科技就業機會的國際及中國內地企業投資。

此外,政府需要致力培育和吸引人才投身資訊科技業。很高興政府有打算為初中電腦科加入程式編製的概念,讓學生學習基本程式編寫技巧。我認為在現今科技發達的環境下,學習基本程式編寫跟現時必修科目等同樣重要,除了加深新一代對電腦應用的知識,更重要是可以培育他們的思考方法和邏輯思維,這對於他們在任何行業上都有一定幫助。可知道根據福布斯公布的中國十大富豪榜上有四位都是出身於資訊科技界!

為移動程式定準則

政府一向都推行所謂「積極不干預、大市場,小政府」的思維,不希望如其他鄰近國家及地區般直接投資創新企業和科研,但是全球競爭不斷加強,政府也應該重新思考,是否參考其他地區的做法,帶頭實行創新,亦可從科技創造價值的大勢下分一杯羹。

以下介紹部分香港應投放資源的資訊科技項目:首先,模擬技術(Simulation Technology)可以透過輸入大量數據去模擬出各個項目的結果,幫助決策者在項目開始前下決定。現時,房屋委員會已率先試用建築信息模擬技術,以作為整個建築周期內的建築設計和項目管理工具,利用四維模擬技術透視整個建造過程。我認為政府可以將這項技術應用到更多方面,包括政策推行方面,透過人工智能及神經網絡去預測政策的成效。例如,預測取消現時聯繫匯率制度及調整三條海底隧道之收費等政策可能帶來之衝擊。

此外,在諮詢文件中沒有提及的流動付款(Mobile payment)亦是重要的一環。現時,全世界多個國家都積極推行各式各樣的流動付款方式,市民大眾對此的需求亦不斷增加。就如於中國廣泛應用的支付寶,現時已經可以做到朋友飯聚後的分賬,十分方便。但香港卻對流動付款方面缺乏長遠政策,落後於其他國家。此外,網絡安全(Cyber Security)在互聯網的世界下絕對不容忽視。以現時十分流行的移動應用程式(Mobile Apps)為例,政府對於各部門製作的應用程式進行系統安全測試都沒有嚴格規定,只是建議採用。但我認為政府應帶頭為移動應用程式強制進行安全測試,制定一系列準則。這樣可以鼓勵其他企業跟隨,政府亦可以就此向中小企提供協助,為大眾提供一個安全的網絡環境。

利用Facebook蒐意見

社交網絡(Social Networking)在港亦十分流行,本地已擁有超過四百萬Facebook用戶。在社交網絡流行的情況下,政府可以考慮推行內部的社交網絡,以供用戶發問及留下意見。例如以實名制的方式分十八區,讓市民向區議員及相關人士報告區內情況以盡快解決問題。現時只有一些半公開的討論區,並只限於受邀請人士發言,作用不大。

數據可視化(Data Visualization)的技術可以把多個不同層面的數據,以圖形化的方式,清晰有效地表達與顯示信息。這種技術有助於利用多方面的數據進行分析,並以清楚易明的方式展示出來,有助於推行各種政策時同時兼顧多角度的考慮。現時已經有多個國家採用此項技術,包括美國、新加坡等,可以應用於人口統計等項目。

最後,雲端運算技術(Cloud Computing)已經開始廣泛用於世界各地,此技術可以有效節省企業成本及增加靈活性。但對於中小企而言,要於初時投資到雲端技術方都有一定困難,政府可以對此加以幫助,提供一個平台予市民及中小企使用公共雲(Public Cloud)。
 
用互聯網非新事 諮詢方法莫老土

互聯網專業協會會長洪為民博士

刊於2013年10月12日星島日報

 


早前13個ICT專業團體為回應政府發表戲仿作品公眾諮詢文件特別舉辦研討會向政府代表反映業界及網民的觀點。當中有與會者提到在互聯網年代的諮詢是應該「由下而上」,而非「由上而下」。令筆者想起2010年在同一地點由筆者牽頭主辦的「利用資訊及通訊科技提升公民參與研討會」,當時的政府資訊及通訊科技總監主動要求擔任講員,不少政府部門代表也應約出席,可見當時大家是有心了解如何利用互聯網收集民意。可惜的是,2013年政府諮詢方法和三年前比較沒有什麼進步,究竟主理資訊科技的部門在這3年多做了些什麼,為什麼政府的諮詢方法還在原地踏步?

有參加者說這個和「互聯網」版權條例有關的諮詢,應多用互聯網的方法去收集意見,可惜政府沒有牽頭。幸好,我們的研討會有高登網主,主動向網民做調查去彌補不足。其實在網上收集意見不難,只是政府不願多作嘗試。更重要的是,如果「由下而上」,應該是市民提出議題,而不是政府提出,并已經列出多個選項,至少是把議題按照市民的反應作出修正。不然市民和政府如何透過互動,做到集思廣益呢?

與會者批評經濟及商務發展局沒有就是次諮詢的背景,如何填補2011年版權條例諮詢後的分歧意見,每個方案的正反面評估,下一步的計劃,例如政府是希望直接向立法會提出草案,還是計劃就其他具爭議的概念(如平台服務供應商的「安全港」憂慮)再進行諮詢,這些全部都是大家心裡的疑問。網民及律師代表均認為政府應該要就「戲仿/諷刺/滑稽/模仿」、「商業損失」、「分發」、「公平處理」等概念立下更清晰的定義,方便市民討論。欠缺充滿背景資料及定義下,大眾的反應有機會是感性多於理性。其實在互聯網年代,政府只需在諮詢期間網站提供補充資料,就可以釋除公眾疑慮,為什麼不肯多走一步呢?筆者也是到當天才明白政府的ABC套餐原來是可以A+B,B+C,B+C+D的,但爲什麽諮詢文件沒有講清楚呢?

筆者在3年前已說過web2.0的溝通平台的溝通方式強調的是各方面的參與,而非單一聲音的廣播;在這一平台上的溝通建基於自由和平等的原則之上;)網絡上的內容一直在變化和流動,網民亦是重要的內容提供者;網上溝通著重即時互動;網民希望以獨特的、量身定做的方式接收訊息等。

政府在施政時應參考網民的意見和觀點,而非單單回答「來函已知悉,將會研究處理」。就如新加坡政府的Reach Singapore ,就是利用網上平台如Facebook、Twitter,向市民溝通政策造勢。因為只有網上平台才能夠越過主流媒體壟斷,很快的建立起民意輿論。以上的觀點在這幾年來已不斷重覆表達,過去多次諮詢到最後爛尾的教訓還不夠嗎?高高在上的官員願意建立多方面的渠道和市民互動嗎? 還是重複屁股指揮腦袋的悲劇。
 
«StartPrev12345678910NextEnd»

Page 3 of 20